白象

是个咸鱼歌姬吧x微博@FlyingDog-阿城 网易云:FD阿城。谢谢您来看我的文章听我的歌

叶公和龙

(一)
【我一直重复着这个梦境,那条龙就在栖在我的掌中。】
有传闻称,楚国左司马沈尹戌的小儿子出生那晚,沈家府邸之上天现奇观。一青龙劈天斩云而出,头悬星河,日月同辉,惊起万钧雷霆青光紫电。
左司马沈尹的小儿子取名为诸梁,成年后取表字为子高。沈诸梁自幼时起便有先才之姿,在他学会认字读书之前,就已经会画画了。而且,他画上的内容永远都是一条龙——一条青龙。
这条画上的龙身如青练,鳞甲泛着润泽的光,飘动的眉须粗长,似罡风拂起,不怒自威。蹸爪惊鸿,栩栩如生。一眼看过去,以为这条龙下一刻就要飞出画中,掀风暴长嘶于九天。
再走近细看时,却见这龙少了双眼睛,生气与神气便消减了半数有余。
沈诸梁虽为武官之后,也算是生在诗书...

人间回忆录

【旧稿子存档】
(一)清晨刚下过一场雨,长天是洗过一般的澄蓝,浮光破开云层倾泻而下,镀在被雨水冲刷过得瓦片上,迎着光看时,青瓦就变成了玄玉。有燕子从房檐下蹿了出来,伴着一声清亮的鸟叫,向上空盘旋而去,只留下几片绒羽。
太阳一出来,人间便开始活泛。
老书店的木门只开了一半,门后面搭着一把旧躺椅,躺在这上面的人正闭着眼假寐,用一本书遮住了脸,只看到书下面几绺银白的鬓发。他选了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让阳光能刚好照到他的脸上而不至于刺到眼睛。他感受到这暖融融的气息,把书从脸上拿下,一睁眼就看到了对面房檐上粼粼泛光的瓦。
屋子里没有开灯,而光线只能从那扇半开的门,以及屋内墙两头嵌着的小方窗里进去,所以里面很暗。墙...

弑修罗 (试阅)

(旧的存稿)
极深的夜色如渊水,将月色与暮色里的红云漫漶地溶在一起,月亮好似着了火,在天边安静地燃烧,宛如在在烈火中受难的连城白璧。
枝头几点寒鸦悄然惊起,掠过天际,只留下了翅膀扑棱和树叶簌簌落下的声音。徐珩点起了案几前的半支红烛,风在窗外肆虐,刚刚点起的火焰似是被它的声响惊动到了,不安地蹿动了几下。
华灯初上,笙歌渐起,夜色来了,那些昼里隐去的繁华便也活过来了。
远处的画舫传来歌女的婉转歌声,伴着悠长的琴音,转徙于烟花巷陌。最后,又被来往于夜市的簪缨世族们用嘈杂的说笑声和荒腔走板的哼唱声淹没在这一片纸醉金迷之中。
有人开了窗,红罗帐被风吹起滚滚的红浪,琉璃镜后烛火曳曳,暗光浮动。
龙涎香还飘着袅袅的烟,...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共勉

Tomatiel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

我想问问大家来看完第三季ed都要站那些cp啊给我参考参考好不好?我好乱噢现在😂😂😂😂😂不然找不到粮吃

【马场林】《论攻略女装大佬的正确方式》(下)

(前情见我主页)
林刚从过山车上下来,双脚沾地的那一刻腿已经软得使不上力气,向前猛地栽了个跟头,幸亏身后的小白脸迅速出手扶住了他。林免过了被撞得鼻青脸肿这一劫,却实在没忍住胃部的一阵抽搐,蹲在路边就吐了个天翻地覆。小白脸扶着林小心翼翼地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看着林苍白的脸色,吓得自己脸上也一阵发白,暗骂自己不该带林来坐过山车的。林劫后余生一般地坐在那里倒着气,好一会儿才稍微平息了一点身体的不适,他头还是有些晕,站起来的时候身子又一斜,小白脸吓得赶忙跟上去拉住。
林看着眼前手足无措的年轻人,一个头两个大,不知道自己这回是作的哪门子死。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反应这么大,你……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
林...

【马场林】《论路人甲如何正确攻略女装大佬》(中)

【上篇请见《论如何正确攻略女装大佬》上】
这天晚上吃过晚饭,林破天荒地提出他要洗碗。马场手一抖,手里的碗差点砸地上。他在反复用手试探林额头的温度几次后,表情悲怆地按住林的肩膀,沉痛地问道:“林!你怎么了?你是不是这几天我不在家你把自己弄病了??你说你这么大一人……”林面无表情地拍掉这位资深老父亲搭在肩上的两只咸猪手,把絮絮叨叨的马场扔在身后,转身进了厨房,他好像隐约听到了马场还在念叨着什么“孩子终于长大了。”云云。
林直觉得脑仁一阵疼。他的目的很单纯,其实只是想离马场远一点。
林早就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在发生一些变化。比如,和马场有亲密一点的肢体接触时会感到一瞬间的心跳加速和耳朵发烫。跟马场睡在一起时会...

感觉我真是无法适应剑风贴吧里的气氛了……一眼望过去全是黑蛤蜊的,虽然说蛤蜊的做法并不值得肯定但是我觉得也可以理解啊,并不是为了洗白他,没什么好洗白的。为什么都用善恶观去标榜他,说什么希望这种人快点去死了吧。。。哎我真是,讲不了道理,说几句比较中立的话都……被骂了,心里委屈,哭唧唧

【马场林】《论路人甲如何正确攻略女装大佬》(上)

【我真是太爱这对了,很久以前的脑洞现在终于想产出!】
事件发生在某个潮热夏季的夜晚。
那几天马场出勤很频繁,经常不在家。而林一直等不到任务委托,只好每天呆在家里看肥皂剧,冗长的剧情和油腻的台词总是让他忍不住睡着,半夜惊醒时马场却还没有回家。
其实这才过了三天而已,林已经觉得自己快要发霉了。那天,林好不容易等到了复仇屋的委托,要他以女公关的身份再出一次任务,虽然林对上一次被变态大叔揩油的事情耿耿于怀,可是他实在是无聊透了,对于杀手来说,这样的日子可不好过。所以林还是屁颠屁颠地跑去了。
做完任务回家的时候已近午夜,林踩着磨脚的十五厘米高跟鞋,醉醺醺地往回走。林的脚跟被十五厘米的高跟戳的生疼,他被灌了一些酒...

© 白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