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象

是个咸鱼歌姬吧x微博@FlyingDog-阿城 网易云:FD阿城。谢谢您来看我的文章听我的歌

苍凉不是悲剧的胚胎,而是成熟的哲学。

【马场林】沽酒饮血(二)

Chapter2.

有人说,龙泉寨二当家的模样和姿色跟女孩子比起来都要胜过几分。

事实上,或许的确是这样。

马场盯着那张被光模糊了的脸,即使他没戴眼镜,也能看到那张脸优美的轮廓线条一直延伸到领口下。马场不禁在心里揣测着眼前这个人到底是男是女。当他在听到林开口说话的那一刻终于长吁一口气。

还好是男的,要不然年纪轻轻的漂亮姑娘做了土匪,得让多少男人抱憾终身啊。

林感受到这个人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了很久,但并不知道马场刚经历了一场跌宕起伏的心理活动。

“你想问什么?”

马场移开目光,低头轻笑一声:“没什么。”这不明摆着的吗?一窝流氓土匪劫了别人的车队,还把受害者之一带回了老巢,不仅不上...

【马场林】沽酒饮血(一)

没什么说的,太久没粗线一切还是那么渣。慎入

*土匪林林设定

*抗日神剧背景

*马场设定成迷

Chapter 1.
春冬交际处的凌晨,料峭还未消,寒意削尖了脑袋想往人的衣服下钻。

天刚蒙蒙亮,隐约还可以看见半个月亮的轮廓,当山间渐渐升起绯红色的云霞时,半个月亮的影子也被模糊了。那团红云像是燃起来了,从外焰到焰心颜色层层递增加深,正在为日出酝酿朝气。

四周是葱茏的野草,其间断断续续地传来此起彼伏的几声虫鸣,像是蝈蝈又像是金蛉子。

林从地上坐起来,随意地把身体往背后的树干一靠,掐灭了手中的哈德门香烟,把烟头往沾满露水的草叶上随手一杵。他旁边趴着一个少年,正用望眼镜对着山下观察,林从身旁...

试阅=w=仅参考,以实物(正文)为准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永安一年中最难熬的时段,就是十月底十一月初的那几天,天已经很冷了,没开始供暖。


城郊的西山自然保护区平均温度比市区还要低五度左右,这里刚下过一场小雨,地面湿漉漉地浮着一层冰冷的水汽,满地落叶里间或站着几棵松树,松针是绿的,却仿佛没了鲜活气,只留下了一具长青的躯壳,在沉寂的深秋里慢慢地熬。



西山对外只开放了一小部分,作为旅游景区,这里规划得相当敷衍——景点就一个“红叶坡”,不高,沿途没什么名胜,四十来分钟就能爬到山顶,山顶有个循规蹈矩的庙,整个景区弥漫着“懒得营业,爱来不来”的气质。


两场秋雨过后,红叶都掉秃了,也...

新阳推开了阴霾了,溪水在温风中晕皱,看山间移动的暗绿——云的脚迹——它也在闲游。


其实是冬天了,只有冷空气里的柴火味是最好闻的,除此之外窗外的一切事物都是不友好的。春天什么时候到啊。

哭辽

腐土它生:

过期的万圣节漫画,

本来以为3P以内搞定结果还是爆页了,画到后面人有点懵所以能理解的话就太好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操

马大哒打贼:

三刷JOJO黄金之风第一集后的四个脑洞

1P:布加拉提的舌头黏在乔鲁诺的脸上了

2P:我今天是流泪卢卡头,我不敲人,只是流泪

3P是截图拼图,乔鲁诺的绅士之路

4P表情包康一名言笑死我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一个关于夏天的故事。
我恋爱了。我眼泪快要掉下来了。

他是一座高高的山,不是我爬的矮墙头。

叶公和龙

(一)
【我一直重复着这个梦境,那条龙就在栖在我的掌中。】
有传闻称,楚国左司马沈尹戌的小儿子出生那晚,沈家府邸之上天现奇观。一青龙劈天斩云而出,头悬星河,日月同辉,惊起万钧雷霆青光紫电。
左司马沈尹的小儿子取名为诸梁,成年后取表字为子高。沈诸梁自幼时起便有先才之姿,在他学会认字读书之前,就已经会画画了。而且,他画上的内容永远都是一条龙——一条青龙。
这条画上的龙身如青练,鳞甲泛着润泽的光,飘动的眉须粗长,似罡风拂起,不怒自威。蹸爪惊鸿,栩栩如生。一眼看过去,以为这条龙下一刻就要飞出画中,掀风暴长嘶于九天。
再走近细看时,却见这龙少了双眼睛,生气与神气便消减了半数有余。
沈诸梁虽为武官之后,也算是生在诗书...

© 白象 | Powered by LOFTER